小毛驴市民农园 - 社区支持农业 | Little Donkey Farm | 小毛驴 | 市民农园 | 社区农园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6759|回复: 0

绿界:可持续发展的中国乡村? ——从晏阳初到小毛驴

  [复制链接]
素果人 发表于 2012-10-14 15:28: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可持续发展的中国乡村?
——从晏阳初到小毛驴
Text:李华

    本文登载在2012年第二期《绿界Green》杂志上

    十年,一群人,从乡村综合建设到CSA(社区支持农业),他们试图以实践创造“可持续乡村”乃至中国的可持续发展未来。国务院特殊津贴“三农问题”专家温铁军说:“这不是一个纯粹的农业问题,不是一个纯粹的民政问题,不是一个纯粹的科技问题,不是一个纯粹的环保问题,也不是一个纯粹的生态问题。这是一个为了中国可持续发展、使农民安居乐业的综合性设想,是理想化的设想”。
  对于大多数生活在城市中的人而言,“乡村”已然成了一个很遥远的词。但乡村仍然是中国最深沉的底色。依照中国社科院2012年5月发布的《2012城市竞争力蓝皮书》,我国常住人口城市化率为50%,但城市户籍人口仅为33%,意味着仍有6亿人生活在农村,还有约2亿人在城乡间游走着。
  乡村的功能之一是农业。面对人均耕地、水资源的严重短缺和快速增长的城市需求,规模化、高收益,以大量化肥、农药、地膜等工业化生产要素和技术手段为特征的“现代化”化学农业、石油农业,逐渐代替了中国传统的小农耕作。消费者开始单一注重农产品的“品相”,而农民为了增产增收,也以施用更多的农药、化肥回应市场需求。几十年下来,农业竟成为当今中国面源污染最大的贡献主体。2010年2月环境保护部、国家统计局和农业部联合发布《第一次全国污染源普查公报》显示,总氮和总磷两项水污染物指标中农业源排放已超过一半,分别占57%和67%。原本“绿色”、应能净化环境的农业,却成了最大的污染产业!
  和农业问题相伴而生的是农民和农村问题。农药化肥的使用使得劳动力要素投入大大降低,空闲的富余劳动力便可进城打工。这些在城乡间往返的几亿农民,才是中国快速城市化真正的脊梁;但农业受多层销售体系剥削的微薄收入,却让他们再也不想回到故乡生活。劳动力、资金快速流向城市,只剩下妇孺老弱留在乡村,乡村社会结构悄然垮塌,传统文化难以延续。
  城市剥削乡村,乡村毒害城市——乡村,正成为中国这个乡村大国可持续发展的短板。

晏阳初乡村建设学院
  乡村建设并不是单独的农业一项,而是由农民、农村、农业这“三农”结合,共同构成的一个生产、建设、居住、商业等多种行为的有机体。中国的乡村建设运动可以追溯到民国时期:1926年至1937年,著名平民教育家晏阳初(1890-1990)率领中华平民教育促进会以河北省定州市翟城村为起点,开始了长达十年的 “定县实验”。这位曾在美国耶鲁大学攻读政治学与经济学、后获得普林斯顿大学硕士学位的留学生,一心认定中国最需要的是重新塑造普通民众。1929年,他带领数十位大学教授、博士举家迁往贫困地区河北定县的翟城村,开始了当时“迄今为止中国历史上最宏大的一次知识分子迁往乡村的运动”。他们逐渐摸索出一套以教育、生计、卫生、自治为主题的四步方案,提出了治“愚、贫、弱、私”的农村改革理论。
  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的经营模式,虽然一定程度上推动了农村的发展,但在现代化思潮和市场经济双重冲击下,越来越多的问题凸现出来:农村青壮劳力进城而只留下老弱病残在农村,导致基础设施落后、社会结构破裂……不健康的农村,又何能产生健康的农业和农产品呢?
  面对这些问题,2003年7月19日,“晏阳初乡村建设学院”在河北省定州市翟城村成立了,院长为温铁军。这是一个兼有培训、救助和探索农村可持续发展的地方,希望培养一批农村致富与建设的带头人,通过小农村社经济下的组织创新和制度创新,把农村剩余劳动力组织起来,投身于家乡面貌的改变。2007年5月,学院因故停止办学,但它撒下的种子已遍布全国。
  晏阳初乡村建设学院的工作包括:
(1)农民合作组织培训
  培训农民以合作社和专业协会为制度基础,团结起来群策群力建设自己的家乡。晏阳初乡村建设学院先后培训学员近千名,近百个农民合作组织试点在全国十多个省份展开。
(2)生态农业研发与推广
  2000年以来,中国严重的农业污染和食品安全问题已逐渐浮出水面,因此恢复传统农耕、研发适用技术、推广有机农业十分重要。在几个农业大学毕业生的努力下,晏阳初乡村建设学院成立生态农业工作室,开始比较系统地进行学院农场的规划建设和生态农业的研发工作,并组织翟城生态农业示范户、开设乡土家园店面,尝试和小农合作共同推进农业生态转型和健康农产品的公平贸易。
(3)乡村建筑培训与建造
  改革开放以来,农村住宅建设始终不是主流建筑界关注的对象,农民盖房只能凭借经验和邻里之间互相参照,新建住宅大量使用砖、水泥和钢筋等高能耗、不可回收的建筑材料,不仅很难顾及美观,连隔热、抗震等基本建筑性能都相对较差。
  在台湾建筑师谢英俊带领下,学院成立的乡村建筑工作室在大陆广大农村地区推广使用木材或轻钢框架结构、草泥粘土墙体的生态住宅,以及粪尿分集生态卫生厕所。除了举办面向农民和大学生的培训班和工作营外,学院还在河南兰考、安徽阜阳等地组织农民合作社社员“协力造屋”,兴建了近十座生态住宅。
(4)农村综合发展实验
  学院将翟城村作为一个农村发展的综合试验区,通过翟城合作社、文艺队、“312”经络健身小组、农业科技小组和开办翟城农民图书馆、办《翟城报》、举办各种文娱活动等,综合开展经济、文化、卫生、环保、教育等方面的村庄试验工作。
(5)农村工作者培养
  作为大学生与社会各界人士接近农村的“中介”,学院不定期举办全国的志愿者培训,培养、培训农村工作人才。

小毛驴市民农园
  “小毛驴”最初的团队由晏阳初乡村建设学院原班底的“生态农业工作室”和“乡村建筑工作室”所组成。2008年上半年,在海淀区政府、中国人民大学乡村建设中心的邀请支持下,他们合力完成了小毛驴市民农园的规划设计与基础设施建设。四川汶川地震后,乡村建筑工作室团队全部调往四川,参与灾后乡村重建工作,生态农业工作室团队则继续留下北京全力建设“小毛驴”。
  2009年,“小毛驴”以CSA模式正式对外运营。CSA即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al(社区支持农业)的缩写,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最早出现在德国、瑞士和日本,推行至今仅美国就有1700多个CSA农场。在CSA模式下,农民与一定地域范围内的一定数量消费者建立协议,每年初由消费者提供一定资金确保农民基本生活,使农民不会因为气候、市场的变化而担心生计,可以专心种植更安全的食品,并直接配送给消费者。消费者与农民一起承担生产风险,一起分享收获。从商业角度而言,CSA是一种按需生产而非工业大生产的绿色模式,可以避开中间环节,让生产者和消费者都直接获益。从社会关系而言,CSA将决然断裂的城乡二元化版图又重新拼合在一起。
  在“小毛驴”的CSA模式中,消费者可以与“小毛驴”订购“配送份额”,每周收到一定量的新鲜农产品,可以配送到家、配送到取菜点,或是到农场来取;消费者也可以在“小毛驴”认养30m2的“劳动份额”菜地,自己耕种。除了间作、轮作、堆肥等有机种植方式外,“小毛驴”还引入发酵床养猪、自然养鸡等养殖方式,而麦麸等生产余料则用来洗碗、堆肥等等,形成了“种植——堆肥——养殖”的生态循环系统。经过艰难的创业阶段,运行4年之后,“小毛驴”已经是一个占地230亩的成功范例,拥有500多个配送份额和450个劳动份额。
  “小毛驴”不仅是一个简单的CSA农场或市民农园。十年来坎坷的乡村建设之路和多元化尝试使他们认识到,中国的可持续发展问题不是简单的种种地、卖卖菜、喊喊口号就可以的,而必须立足城市、农村社区和城乡结合部(农场),从生产(产业)、生活(生计与文化)、生态(自然保育与资源可持续利用)的角度,融合农业、建筑、园艺、文化、社会、政治、经济等多个学科领域,动员社会各界参与。他们成立了市民农业CSA联盟、每年举办一次全国CSA大会,正向着包含有机农产品产销、参观体验、培训教育、研发等多领域的综合农业发展平台前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小黑屋|小毛驴市民农园 社区支持农业 Little Donkey Farm 小毛驴 市民农园 社区农园 ( 京ICP备13033115号-1 )

GMT+8, 2022-1-22 03:57 , Processed in 0.014587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