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毛驴市民农园 - 社区支持农业 | Little Donkey Farm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428|回复: 3

寒月姬:月霄雜記-梦断秦楼月

[复制链接]
斫岩 发表于 2010-8-1 14:07: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月霄雜記-梦断秦楼月  
作者:寒月姬

含月樓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秦楼月,年年柳色,灞陵伤别。 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音尘绝,西风残照,汉家陵阙。
制作:如梦霓裳 摄影:阿信
地点:澳门妈祖文化村

人生代代無窮已,江月年年只相似。
凝神望月,已想不起前世的沉浮。
深夜清冷的燈前,漫捲詩書,輕啜香茗。回首,撩不開的是層層疊疊的歲月,沉思,想不穿的是百轉千回的因緣。
啞然失笑,且道:過好現在便是。
浮光掠影中的滄海一粟,除了逍遙,還能如何?

香茗

已經陶醉於那種感覺。月光下,楊柳依依,碧水潺潺,湖心的亭子里,一張紅木雕花茶几。穿一襲嫩綠色的羅裙,挽一疊柔美的雲髻,輕揚皓腕,帶著蘭花香的鐵觀音茶珠沙拉一下滾進潔白的茶盞。
起落,舒卷,本已乾枯的茶葉在澄澈的水中重生。淡金色的茶湯流出來,芳香四溢。
端起一杯來,聞香,品味。清香的液體從舌尖流進咽喉,優雅的茶韻頓時貫遍全身。
接觸茶道只是偶然,卻從未想過此後竟能如此沉迷。
即便是一個人凌晨的獨飲,看到淡雅的竹席,玲瓏的品杯,厚重的水盂,加上帶著玉蘭香的鳳凰單欉,清風明月的圖卷便在心中無邊無際地蔓延開來。
養了一隻青瓷茶杯,月白色。買回來的時候通體潔白,光凈無瑕。後來,隨著茶水的痕跡一點一點地滲進青瓷細小的裂紋,杯身上逐漸佈滿了褐色的紋路。本來曾為這隻杯子取名滿月,而如今,我已經幫其改名為碎月。
沒事的時候,常常摩挲著這隻杯子,於是不由自主地聯想起妙玉。我承認,養杯子一事確確實實就是跟妙玉學來。雖然我養不起她那樣的杯子,卻依舊願意留幾件凝聚著自己心血的器物。杯子的裂紋裏,盡是一路走來的點滴,將來受得起它的,除了自己,就只有惺惺相惜的知音。
特別熱愛蘭花香鐵觀音和玉蘭香鳳凰單欉,喜歡那種剛柔並濟的特質。清香中透著隱隱的烈性,猶如外表柔弱內心堅強的女子,寧爲玉碎不為瓦全的氣魄。總是願意把每一種茶都比作一種女子,或溫婉或凜冽,或深沉或華美,於是,獨飲便如同對飲,飲茶之時,便是解讀著各種各樣的靈性。然而,歸根到底,所有的茶都是一樣令人陶醉,就如蘇老所說:従來佳茗似佳人。
心思落進茶杯裡,卻最終從水中亭亭生出,綻成一朵青蓮。
茶境,想來也就是如此。

丹青

荒廢了多年的水墨,卻割不斷丹青情緣。
這是何等奇妙的事情,一支樸素的羊毫筆,一罐清水,一碟墨汁。點染皴擦中,畫紙上已是鳥語花香。
在畫裡,一切美好都是如此輕而易舉。沒有燎原的野火,草木永遠葳蕤;沒有功名的牽絆,天上也作人間;沒有世俗的紛擾,才子佳人的傳說真的可以天長地久,直到畫紙發黃殘破,隱約中依舊看得到執手時幸福的笑顏。
或許等到那一天,我終於放下畫筆的時候,我的心也就真的死了。
已經沒有機會再碰水墨,鉛筆和墨水筆的勾勾畫畫成為主要的消遣。畫得不好,仍然樂此不疲。畫畫於我,即便談不上言志,好歹也算得上抒情。
一大疊畫紙畫稿就堆在抽屜裏,偶爾,讀到一首好詩,看到一片好景,情至深處,便流到紙上凝成了畫。有些畫到一半就放棄了,有些卻是認認真真畫完了收著,之後總會送到合適的人手裡。也不知何時養成的習慣,身邊總是不留好畫的。仿佛一旦留在身邊,之後便會流連在之前的成果中沾沾自喜,從而忘了前面還有更新的高度。於是現在拉開抽屜,盡是一疊發黃的稿紙,散落著奇形怪狀的圖案。平時從不去看,卻也捨不得丟。或許要真等到忘記了,偶爾一番,才想起當年曾經的靈光一閃。於是輕輕一笑,任回憶如風,吹拂的只是淡淡的甜美。
從來畫人就很弱,卻偏偏喜歡畫人,一張又一張的仕女圖,演繹的盡是我幻想中的紅顏故事。細想來,這過程中曾經有三次畫到過自己,竟都是古代造型。撐著傘,執著扇,握著杯,在一片朦朧的煙水裏,回眸,凝望,沉醉。等待著茫然的未來,直到日月無光秋波望斷。即便山無棱天地合,包裹著心思的依舊是江南的一簾幽夢。現實中的自己,自然沒有勇氣用年華和生命去成就那番清高。但望著畫中人,有時也會想,是否在曾經的某年某月,自己也曾是畫裡的那般模樣。
點點丹青,淌不完的玄幻,延不到頭的夢境。
如果有機會,真的想當一個畫家,即便是自由的藝術家也好。在畫裡把靈魂收了,質本潔來還潔去,不與污淖陷渠溝。

雅樂
音符飛揚,音符飛揚……
我的鋼琴安詳地吟唱。
音符飛揚,音符飛揚……
自由的心靈快樂地流浪。
如今,當痛苦的練琴之路成為過去,鋼琴已經是我不可或缺的生活方式。
陰雨天,在灰濛濛的房間裡彈奏肖邦的《雨點》,哀而不傷的旋律,同雨聲心照不宣;金波瀲灩的夜晚,借著微光彈舒曼的《夢幻》,音符在月色中起舞,翩翩飛入仙境;或者,在任何時候彈莫扎特,沒有一點雜質的旋律,迸濺出直指人心的快樂,無論落到哪裡,都染出一幅明豔的水彩畫。
沉浸在旋律裡,全身心地感受作者的樂律精魂。哀婉的,沉痛的,溫柔的,歡樂的,手指在琴鍵上遊走,便是叩問著一回回遙遠的心事。讀音樂,讀作者,當自己與音樂深處的某段情愫遙相呼應的時候,也就驀然讀懂了自己。
在淋漓盡致地領略了西方古典音樂的華美之後,現在又逐漸迷上了中樂的雅致。特別喜愛古箏,隨手一掃便是水波凌凌。中樂的意境不卑不亢,不會迎面而上,不會退避三舍,只是靜靜守候在一個角落,等待有心人去發現。難得安靜的時候,一曲悠悠古韻,一杯淡淡清茶,閉上眼,渾然中便是青燈古寺的愴然,高山流水的絕塵。
曾經被一首《禪院鐘聲》深深打動。沒有多少伴奏的曲子,一絲舒緩的旋律,幾聲禪意的木魚,堅定而平和,似乎是穿越了久遠的塵埃而來,又將鳴到天地成灰之後。超越了世事沉浮人心叵測,剩下的只有純淨的坦然,俯瞰著悲喜,不受時間和空間的侵蝕,世世代代,讓人神往而望塵莫及。
我不會中樂樂器,狹窄的宿舍也沒條件讓我彈琴複長嘯。只是在很努力地學吹一隻偶得的塤,期待著有一天,能用它吹出千年如一的共鳴。
賞樂,不為石破天驚逗秋雨,只求一弦一柱思華年。
心隨樂動,樂由心生。
生命本如歌。

詩文

我生來便註定是要與文字結緣的。

從小學第一篇文章被老師在班裡朗讀,到之後接連不斷的參賽發表,再到現在有意無意地塗塗寫寫,文字生活越來越平淡,也越來越默契。
已經沒有了以前的瘋狂,不會再為一本書或一個人茶飯不思。如今只要是好書好文我來者不拒照單全收,因為只要有心,與每一段文字都可以息息相通。
依舊是最喜歡古典詩詞。寥寥數字,已是道不盡悟不透的意味深長。向來欣賞柳詞,喜歡“青春都一晌,且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的灑脫,喜歡“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的癡情。曾經把兩本柳詞都翻得慘不忍睹,想來當年市井之處人人能歌柳詞的情景怕也不過這般瘋狂。常常懷疑一個理想主義之人是否真的願意將風塵花柳中的歌妓當做人生知己,卻又固執相信每一闕傷詞每一段戀情都是凝結了真正的血淚。不知柳永自己是否也曾失落彷徨,亦或是他的生不逢時本來就註定了要用悲劇詮釋美麗。他就如同潔白清香的花朵,在風雨飄搖中慘烈地凋零。到如今,只剩下一堆麗句作碎英遍地,輕輕一碰,又隱隱掀起一絲憂鬱的芬芳。
我想我最終過不了情關的,能不吝為李白蘇軾感慨,卻只肯為義山柳永落淚。說俗也罷,說癡也罷,任風煙吹盡夢散無痕,掙不開的永遠是埋藏於心底的兒女情長。以為看得穿放得下,卻總在長是人千里的輝夜,被撩人的月光耀出兩行清淚。莫非天性只能掩飾不能遷移,人前一笑而過之後,糾結的是筆下的惆悵千般。
寫過三部詩詞集,有兩部都是相思主線。詩詞對於現代人來講已經是件太陽春白雪的事情,寫得辛苦,但過後也很欣慰。時光如此易逝又是如此容易被遺忘,如果在這其中一定要用什麽東西來紀念的話,詩文是不錯的選擇。
有了文字的裝點,內心更加安寧文雅。
筆墨痕跡中,不變的是越陳越濃烈的美。

花開花落終無意,雲卷雲舒自有時。
或許當一切淡如水的時候,意義也隨之浮現。
伸開手,任浪花在掌心跳躍,安然中,走過爛漫的青春。
感受淡泊,細數點滴。
灑落的回憶,留待日後去珍藏。






















donkey 发表于 2010-8-13 08:49:52 | 显示全部楼层
难以置信,在澳门这样一个地方有这样的女士存在!大陆以外的华人对民族传统相比我们保存得更多!
 楼主| 斫岩 发表于 2010-8-13 15:19:18 | 显示全部楼层
徐凌涛: 难以置信,在澳门这样一个地方有这样的女士存在!大陆以外的华人对民族传统相比我们保存得更多!
寒月姬同学是江苏常州人氏,现在在澳门学习,生活,她穿的汉服是北京“如梦霓裳”给她订做的。她是我在百度空间认识的汉服同袍。
donkey 发表于 2010-8-14 20:48:4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就是生存的品质!

关于我们|小黑屋|小毛驴市民农园 Little Donkey Farm 社区农园 ( 京ICP备13033115号-1 )

GMT+8, 2019-8-17 19:19 , Processed in 0.017982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