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毛驴市民农园 - 社区支持农业 | Little Donkey Farm | 小毛驴 | 市民农园 | 社区农园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6734|回复: 0

中国城乡金融报—别样回归:CSA的北京实验

  [复制链接]
素果人 发表于 2012-6-9 21:22: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DSC_0044.JPG
链接:http://www.zgcxjrb.com/n1519887/n1520224/1975565.html
原创作者:王宇新  
时间:2012年05月31日
来源:中国城乡金融报
  想吃果冻了,舔下皮鞋;想喝老酸奶了,舔下皮鞋;感冒要吃药了,还是舔下皮鞋;皮鞋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爬得了高山,涉得了水塘,制得成酸奶,压得成胶囊,2012,皮鞋很忙……
  这首调侃皮鞋的打油诗让人欲哭无泪。从三聚氰胺到瘦肉精,从洗虾粉到苏丹红,从地沟油到染色馒头……食品安全危机的受众越来越广,涉及食品也越来越多,举目望去,几乎什么都不能吃了。位于北京西郊自然风景区凤凰岭山脚下的小毛驴市民农园便应运而生,通过城市消费者向农村生产者的联合直接采购,不但解决了市民的食品安全问题,提高了农民收入,还创造出一种可持续发展的新型城乡生产关系。

  生态农场
  虽未进入盛夏季节,但5月的北京,依旧热浪逼人。
  远离都市喧嚣,循着泥土的芬芳,笔者来到北京城西北凤凰岭的山脚下,探寻小毛驴市民农园的奥秘。曲径通幽,伴着路边挺拔的白杨,百灵鸟在愉快地歌唱。颇有“竹篱下,忽闻犬吠鸡鸣,恍似云中世界”的韵味。
  没有大门,顺着碎石铺就的小路,笔者径直进入小毛驴市民农园内。农园内的翠绿被白色的碎石路分割成众多小块,随处可见园内菜农们忙碌的身影。令人惊奇的是,这里的菜地被分成大大小小的块块,地上生长的蔬菜也是各式各样,有成片的紫甘蓝,也有间种着西红柿、黄瓜和菜豆等农作物。“农园内的所有蔬菜完全避免了农药和化肥,我们只用牛粪、蚯蚓粪、麻渣和堆肥,或者用一些物理方法来避免虫害。”现任小毛驴市民农园负责人严晓辉介绍到。
      循声而至,在农园的南侧,笔者发现一群随着音乐翩翩起舞的猪。还有的猪撅着小尾巴,嘟嘟地喝口水,转身躺下来晒太阳。这里和普通养猪场最显著的区别是没有臭味,猪愉快地打着滚,快乐地成长。据了解,猪栏底部是一米厚的混合物,主要构成是添加了微生物菌的秸秆、木屑、米糠。用这些垫料吸收粪便,就不再需要化学消毒剂对猪栏消毒冲洗,在使用一年半后,垫料又可以当做上好的有机肥。
  生态厕所,小毛驴市民农园的另一个特色。这种厕所特殊在没有下水,而是采取独特的尿便分离系统,旁边搁置木屑,用于吸水和处理排泄物。“这也是小毛驴所倡导的生态农业的体现。”严晓辉认真地说道。

  城乡联动
  在小毛驴市民农园内,无论是绿色蔬菜,还是生态养殖的鸡鹅,还有快乐成长的猪,它们的售价并不便宜,但往往供不应求。
  “我们的猪肉会员价是40元一斤,非会员价是48元一斤。”农场工作人员介绍到。这种快乐的猪肉价确实不菲。
  为什么能够获得消费者的认可。农园的消费者聂露这样分析:看起来这里的菜价比市场上的贵,但这样健康值得信任的菜却为我们全家的生活逐步带来些悄悄的改变——少吃肉、洗菜省水(不担心农药残留)、每周至少取消一次外出吃饭(家里固定有健康菜,意识提高后自然担心外面的食品安全)……并且,她还认为“昂贵”的菜还起到十分重要的教育作用,教育自己及家人尊重农民的付出,同时它也教育了农民,这种健康产品的高价格是对诚实劳动农民的奖励……
  “消费者会预付生产费用与生产者共同承担在来年农业种植过程中可能会出现的风险,与此同时,消费者也获得了生态有机种植的健康农产品”,严晓辉介绍,小毛驴市民农园在种植方式上采用自然农业技术,在经营模式上采取社区支持农业(CSA)的经营理念,倡导健康的生活方式。
  对于如何保证蔬菜是否“有机”的问题,小毛驴并没有进行专门机构的认证。对此,严晓辉解释说,“生鲜产品很难标准化,其实,最主要是我们的消费者自身参与了菜园食品的全部认证过程。只要对农园的产品有任何疑问,大家随时都可以来园内进行考察。”

  互助金融
  虽然“小毛驴”的有机蔬菜售价很高,但依旧没有多少盈利。2010年小毛驴收入100万元,却投入120万元。2011年,才略微有些盈利。
  其实,“小毛驴”的本质还是一家企业,隶属国仁城乡(北京)科技发展中心,后者则是一家非盈利性社会企业。从“小毛驴”初创开始,人民大学、北京市政府就全程参与,前期投资均由政府承担。现在“小毛驴”运营所需的资金则来自于消费者的预付费,“今年的预付费已经达到300万,基本可以维持农场的正常运营了”,严晓辉表示。据了解,在“小毛驴”认领一个30平方米的菜地,需要1500元/年;托管一个30平方米的菜地,需要3000元/年;定制一个60平方米的家庭菜园,需要12000元/年。
  至于为什么不向金融机构贷款,他有着自己的看法:借来的钱终究是要还的。一旦有了还款压力,遇到虫害或庄稼欠收,为了及时还款,购买蔬菜维持消费者需求就无法保证蔬菜的品质了。他还告诉笔者,其实来找“小毛驴”的投资商不少,但他们大都要求3 年的回报期。还有一些投资人会有盈利性的要求,比如一个猪棚,只能放10 头猪,按风投的规划要放100 头,这是原则问题,不能妥协,就都拒绝了。
  “我们做这些,并不都是为了赚钱。要是想赚钱早转行了。”严晓辉表示,在食品安全问题越来越严重的今天,现在的农业也发展到了城乡互助的阶段,只有健康的土地才能孕育健康的食物和健康的生命。“我们愿意并努力为农业发展做出有益的尝试。”


  记者手记:CSA模式不是万能的

  CSA(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即社区支持农业的简写,它的核心理念是消费者和生产者进行共担风险,共享收益。作为消除食品不安全问题的一种新型的农产品贸易形式,农场和社区居民建立直接的联系,农民寻找愿意预定他们农产品的社区成员,直接把菜送到社区居民家里,提倡大家吃有机绿色健康菜。这种贸易形式自20世纪60年代在日本和瑞典诞生,1986年被引入美国。如今在美国已经发展到2000多家农场。
  在中国,以“小毛驴”为代表的生态农场的崛起催生了一股农场的投资热,刹那间,各地的“小毛驴”风起云涌,遍地开花。CSA模式的本土化,确实解决了很多令人头疼的问题:首先,解决了“谁来种地”的问题。通过城乡居民的通力合作,该模式把农民原本独自承担的种植养殖的风险进行分摊,给予农民基本的生活保障,让他们有条件继续耕种。其次,一定程度上化解了粮食安全的问题。由于城市居民的食物有了可靠的来源,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当前触目惊心的食品安全问题。最后,创新了一种全新的城乡合作伙伴关系。农产品买卖的双方原本处于市场对立的双方,但通过这种模式,消费者愿意就农民的诚实劳动给予相应的价格和风险补偿,加强了城乡居民的彼此信任。
  然而,投资农场赚钱的并不多,呈现出“几家欢喜几家愁”的景象。究其原因,大多被CSA模式光鲜亮丽的外表所迷惑,而忽视了它的先天不足:
  一方面,农场的消费者必然面临欲望和自然规律的矛盾。既然CSA倡导自然和绿色,生态农场中所种植的作物必然都是应季的食物,所喂养的鸡鸭等禽类也必然都遵循自然界的时间规律。这就意味着冬天只有萝卜白菜,如果想吃西红柿,生态农场就无法实现。鸡下蛋也必然集中在产蛋旺季,在淡季有可能吃不到这样的鸡蛋。这就要求消费者必须克制自己“吃”的欲望。
  另一方面,这种模式对农业规模化发展提出了挑战。因为CSA提倡的是生态有机农业生产,基本是人工或者只借助小型机器进行有机耕作,大多数农活都需要人去亲力亲为,劳动强度比较大。这就对农业规模化发展提出了挑战。并且,受到管理、人工和原料的限制,农场所容纳客户的最优规模是有限的,必然无法容纳所有的城市居民来农园种菜和吃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小黑屋|小毛驴市民农园 社区支持农业 Little Donkey Farm 小毛驴 市民农园 社区农园 ( 京ICP备13033115号-1 )

GMT+8, 2022-8-15 17:38 , Processed in 0.017476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