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毛驴市民农园 - 社区支持农业 | Little Donkey Farm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009|回复: 0

农业资本化与食品的未来(连载三)

[复制链接]
cici 发表于 2010-7-11 11:55: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4、工业化农耕和传统农耕
在农业部门,越来越多可以提高产量的科技快速的被吸收,农产品的低价更刺激了使用更多成本减少的科技,进而导致价格的进一步下降。

在传统的农耕文明中,人类曾经与其他动物和谐相处,一个农场可能有猪、牛、羊、鸡等各种动物,因为农民知道这样有利于农场的多样性,过几个月,农民可能把这些动物移到另一片草地上去,鸟儿啄草里的虫子和其他昆虫,同时将他们高硝酸盐的肥料储存在草地里。

传统农耕确实就是自然的一部分,但是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所有的农耕文明改变了,动物仅仅作为人类肉食的来源而存在,而为了更快更多的获得这个来源,动物养殖逐渐工厂化了。

家禽:

大多数家禽都在养殖场养殖,这些鸡拥挤在一个鸡笼子里,他们甚至不能伸展翅膀,当那些下蛋的母鸡的产量开始下降时,他们就会被禁食和水几天时间,然后颠倒昼夜,这个过程使他们蜕皮并且所有的羽毛都脱落,然后就再一次开始下蛋,但是仅有几周时间。之后,当这个过程耗尽之后,这只鸡就会被用来炖鸡汤,另外一些小鸡被磨碎作为动物饲料,甚至当他们还活着。

猪:

猪在养殖场的生活可能是最悲惨的了,猪仔动物中是属于非常聪明的,至少像狗一样聪明。但是他们常常生活在一个小栅栏中,甚至不能转身,有些时候一些猪的尾巴会被咬掉。为了让他们尽快地增重,会让他们吃大量的荷尔蒙,当他们被带到屠宰场时,因为他们的腿长期缺乏锻炼,有时候会因为无法支撑全身的体重而折断。

牛:

肉牛现在的命运也很悲惨,常常在一个满是泥的地方。等到屠宰的时候,他们被强迫赶上卡车,在卡车上,他们常常读过几天几夜的时间,尽管很多国家有法律规定在特定的时间内要喂食物和水,但是却经常被忽视了。如果牛倒下不能行走了,也会被无情的拖出来,然后屠宰就开始了。

奶牛的命运也如此,为了增加牛奶的产量,大量的荷尔蒙喂养,当小牛出生后几天时间就离开了妈妈,甚至从来没有感觉到草是什么样子,他们一生只是被拴在一个栅栏中。养殖场的牛通常每年都要下小牛,就像人类一样,牛有九个月的怀孕期,所以这种每年的生产对于母牛来说很艰难。



当我们看到这些动物在养殖场的待遇后,我们就不难想象在这样一个空间里会有多少疾病的产生,也就不难理解疯牛病和禽流感的产生了。

5、基因作物和普通作物
科技是拯救农业的方式吗?

很多人提出科技是改变农业现状的方式,比如说,他们不认为解决现在食品安全问题的关键是缩短从生产到消费的距离,小规模健康的养殖动物,而认为促进工业化生产中的放射性照射作为解决细菌污染的方法。

一个例子是,精细农业,在过去的几年中,一些大型的化学公司开始推广精细农业,就是利用全球定位技术(来源自军事合约,部分来自于里根的“星球大战”设想)。大田监控,大量的田野样本和图片,可以改变应用比率的机器,可以根据不同部分的植物需要喷洒不同量的农药。但是,没有证据表明这种技术能够给环境带来任何好处,相反,有一些农民使用了精密农业技术后,喷洒的农药数量比以前的数量还多了[2]。

一直在推动生物技术的是那些研究生物技术产品并以之为赚取利润的方式的公司。农业生物技术产业起源于20世纪80年代,数十亿美金投入到庄稼和牲畜生物技术的研究,但是一直到20世纪90年代,实际上没有多少商业产品研制出来,于是这些企业转向将这些产品投入市场。这个趋势使得这些企业尽可能多的将自己生产的产品投入市场,而这些生物技术产品很多都是有缺陷的,然后他们通过各种手段让农民相信他们需要这种产品。这些生物技术产品更可能是服务于资本在农业中攫取利润的工具,并且通过整合,将更多的农民的土地转变为虽然拥有这片土地,却失去了对土地的控制。

设想你在一个饭店吃饭,如果饭菜不好吃,你可以选择吃或者不吃,但是假如这些菜是基因工程的产品,你却根本不知道,你也就无从选择。

转基因工程有机体(Genetically modified organism, GMO)是将一种基因插入另一种生物的DNA片段,基因工程作物的目标是改变基因密码,以使得作物抗害虫和除草剂。例如,在美国,最普遍的基因作物是“Bt Corn”(Bt—Bacillus thuringiensis, 苏云金芽孢杆菌),这种玉米能够在每一个细胞中产生一种细菌毒素,这种毒素能够杀死吃它的昆虫。那些生物科技公司告诉我们说,因为这种玉米能够自我产生“天然的农药”,所以这种玉米能够减少农药的使用量。可是,我们并不知道这种基因作物的长期影响。而且那些测试转基因食品是否安全的研究经常是通过生物公司来进行的,而不是通过客观公正的科学研究。

第一个生物工程食品走向市场是在1994年,而今天,世界上已经有16700亩土地被种植了基因作物,玉米、大豆、棉花、油菜。美国是世界第一大生产基因作物的国家:81%的大豆,40%的玉米,73%的油菜,73%的棉花都是基因工程的产物[3]。

像Bt玉米现在在美国和加拿大已经普遍种植了,因为美国和加拿大政府联合投资了很多生产基因工程有机体的公司。这些基因作物的影响现在还未明了,但是因为植物的种子会随着风或者鸟传播,这些基因作物已经开始大量的传播到未耕作基因作物的农田里。甚至是在偏远的墨西哥农村现在也面临着美国的基因玉米的污染。

除了污染的威胁,基因工程还提供给了那些大型农业企业另一个获得并控制全球食物增长和分配的机会。这些跨国企业为他们的基因工程食品注册了专利,一些他们的基因工程食品因为传播到其他农民的土地,但反而被他们起诉。

专栏 4

一个加拿大的农民Percy Schmeiser,已经耕作油菜近50年了,他经常在他自己的作物上做一些试验,发展一些自然的品种,每一年,他都从当年的收获中储存自己的种子,以供来年播种。

有一天,他收到了一封来自孟山都公司的信,信中说他们测试了一些Percy农场路边的油菜发现了孟山都公司的基因工程油菜。而且说他的农场中的油菜的1%-8%都是转基因油菜。信中说他侵犯了孟山都公司的专利权并要求赔偿。

Percy说他从来没有购买过任何孟山都公司的种子,那些种子仅有的可能性就是从周边种植可以抵抗除草剂的Roundup Ready油菜的农场传播过来的。

让他感觉不寻常的不是他收到这样的恐吓信,也不是他所有之前的种子,因为这些种子可能已经受到污染了,也不是他的农场和生活受到威胁,而是很多农民都受到了同样的威胁信。但是不像其他农民与孟山都公司庭外和解,他坚持要反击。当被问到为什么要花费大量的金钱和时间与这样一个巨头做斗争时,他说:“我的爷爷就是一个农民,当时从别的国家移民到这里,就是因为那里的国王邪恶的想要控制所有农民的作物和食品,现在这些公司开始变成那些贪婪的公爵、君主、国王希望控制我们的食品供给,我们已经没有地方可以逃避了,我们只能站起来与他们斗争。”

在6年的法律斗争和花了400,000美元的诉讼费之后,加拿大最高法庭宣判,因为他没有从“侵权”中牟取利润,所以他不需要赔偿。



这些大型跨国公司还不断的收购其他的种子公司,鉴于到目前为止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基因工程食品可以提高产量,考虑到那些大型跨国公司如孟山都、陶氏、杜邦等购买其他种子公司的速度,可以想象对这些公司发展基因工程的激励性是隐藏在这些种子背后的利润,通过专利来控制世界的种子供给。

与此同时,发展中国家迫于“发展”的需要,向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贷款,而这些组织就向发展中国家施加压力而要与那些跨国公司合作。这样,这些国家的农民就要按照这些公司的要求大规模种植,低成本种植,收获之后出口到这些发达国家,以赚取外汇,偿还贷款。

另外,当农民种植了孟山都公司的基因工程的种子后,这种植物只能承受孟山都公司相应的除草剂,也就是说,这种除草剂将杀死除了孟山都公司的大豆外的所有植物。

生物科技的倡导者关注于产量的增加但是并没有关注这种散布的结果,特别是,生物技术将要帮助世界人口吃饱,被人道主义者虚夸的表达,作为一种在研究发展上投资的方式。然后这种讨论忽视了食品安全。有一种HRC品牌的大豆在市场上是孟山都公司的“roundup ready”的转基因大豆,这种大豆能够抵抗这个公司的除草剂。农民使用这种种子必须签订一个合约,使用这种除草剂并且允许孟山都公司监视他们的土地在任何时候。这种除草剂占有17%的孟山都公司的销量。

最近的一种生物技术植物在世界产生了争议,名字叫终结者技术,由美国农业部和Delta和Pine Land公司共同研制,这种技术让每一个种子的DNA含有能杀死自己胚胎的基因,因此迫使种植者来年还要到种子公司购买种子。在原则上所有的作物都会被这种终结者基因所修饰,实际上如果这种基因工作的好的话,农民将很难买到不含这种基因的种子,将毫无选择。将会有一些化学或者种子公司控制所有植物的种子。如果因为战争、国内动乱、自然灾害这种种子不能获取的话,农民将会发现它们没有种子,这对于世界来说都是一种灾难。

6、自由贸易和公平贸易
今天,我们站在这样一个十字路口,作为一个世界,全球经济的整合使得那些小农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威胁。贸易自由化和全球化对于那些仍然存在的小型农场将是死亡的威胁。在过去的几十个年代里,第三世界国家被鼓励、诱骗、威胁和施加压力单边的减少本国食品生产者的保护面临着大型的国外竞争者。通过参与GATT,NAFTA,WORLD BANK,IME,WTO,他们减少或者削减了关税定额和其他关卡以使得食品进口不受限制。第三世界国家的经济难以应付从主要谷物出口国的廉价食品的出口。由于补贴、工业化生产等,在国际市场上的这些食品价格要低于生产成本。

第一,价格突然的跌落使得贫困的农民在短期离开土地,因为他们不能与廉价、补贴的大型单一耕作农场生产相抗争。第二,一个更加微妙的结果。伴随着粮食价格在中期维持低价,每一单位的利润也维持低水平。也就意味着很少最少数量的土地需要支持家庭,贡献给那些被小型贫困农民弃荒的耕地。这些土地被大型、富裕的农民获取,这些农民能够在低价环境中竞争。

为了生产率的土地集中人类已经为此付出了代价,大规模农场单一耕作依赖于化学药品。失业因为机器替代了人力。农村社区消亡,因为农民逐渐转移到城市。自然资源恶化。最终,食品安全将岌岌可危:本国食品生产减少面临着廉价的进口,土地原来用于耕种本地食品现在被用于生产出口的粮食,人们依赖于金钱而不是土地,失业、世界食品价格驱使数百万人饥饿。

农产品不仅仅是商品更是农民的生计、文化、生态。



[1] 因为有机农业不施用除草剂,所以除草需要依赖于机械,但是如果土壤过于湿润,使得无法使用机械除草,这个时候玉米和大豆的产量是普通农业的74%。但是这种情况也可以通过种植覆盖作物或者滚压机来压制杂草的生长,或者使用用以保持水分、消灭杂草等的覆盖物保护植物控制杂草, 如稻草、腐叶等。

[2] hungry for profit,the agribusiness threat to farmers, food, and the environment,edited by Fred Magdoff, John Bellamy Foster, and Frederick H. Buttel,Monthly Review Press2000

[3] Harvest for Hope, Jane Goodall with Gary McAvoy and Gail Hudson,2005

[5] hungry for profit,the agribusiness threat to farmers, food, and the environment,edited by Fred Magdoff, John Bellamy Foster, and Frederick H. Buttel,Monthly Review Press2000

[6] mall Is Bountiful, Peter Rosset, The Ecologist, v.29, i.8, Dec99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小黑屋|小毛驴市民农园 Little Donkey Farm 社区农园 ( 京ICP备13033115号-1 )

GMT+8, 2019-8-18 13:03 , Processed in 0.015211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