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毛驴市民农园 - 社区支持农业 | Little Donkey Farm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037|回复: 0

农业资本化与食品的未来(连载四)

[复制链接]
cici 发表于 2010-7-11 11:52: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四、另类的选择:可持续农业及食品本地化运动—— MAHATMA GANDHI
1、社区支援农业(CSA)
1.1 背景

CSA是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的缩写,这个概念于17世纪缘起于瑞士和日本,19世纪传到美国。正如人们所知,因为在农产品流通的环节中,很多利润被中间商获取了,而辛勤耕作一年的农民在这个过程中只能获取利润的10% 甚至更少,社区支持农业就是将消费者和农民更直接的连接了起来。社区支持农业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在种植季节之初,农民去联系当地的消费者,在蔬菜和水果收获时,农民将消费者预订的份额运送到一定的地点;一种是消费者组成一个集体,去联系相应的农场。而前者在美国的占绝大多数。

Robyn Van En[1]概括CSA为:食品生产者+ 食品消费者+ 每一年的相互承诺= CSA和不可知的可能性。

CSA最主要的精髓在于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的彼此承诺、互担风险。

从人类的出现开始,人与土地是紧密的联系在一起的,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与土地距离越来越远,越来越少的人知道自己餐桌上的食物是从何而来。而农民更多的在土地上施用化学药品,导致地力下降,食品安全成为问题而存在。

很多人从超市、食品店获取大量的食品。由于贸易变得“自由”了,大量的食品旅行数百英里、数千英里甚至数万英里。农业的运输系统变成了能源密集型的系统,只有10%的化石燃料能源在世界食品系统中被用在食品生产环节,其他90%被用在包装、运输和营销上了[2]。

食品系统在20世纪在工业化农业的体制下,特别是从这个系统中农场到非农场有着显著的改变,农民在1910年贡献41%的食品系统的活动(并且得到41%的返还),但是这个数字在1990年是9%。另一方面,投入的提供者增加了他们的份额从15%到24%,营销者份额从44%上升到67%。[3]

1.2 建立
在1993年全国范围的CSA调查中,Tim Laird发现79%的CSA农场都是农民发起的,农民和消费者联合发起的占6%,而消费者自己发起的仅占5%。在形成这些CSA之前,49%的农民都没有耕作经验,很少一部分在做CSA之前有过与农业相关的联系。

首先,发起人要寻找份额成员,可以首先从朋友或者邻居的范围内寻找,或者通过已经存在的组织,如环境和消费组织、教堂、学校、研究机构或其他;其次,与未来的份额成员召开一个探索性的会议,讨论CSA概念的相关问题,并统一这群人的价值;第三,份额成员提前提交下一季节的份额成员费用。

1.3 组织
CSA并不仅仅是一种直销的模式,农民和消费者要共同努力建设一个他们可以共享的条件。有一些农场有核心成员,这些核心成员帮助农民组织和管理CSA的经营。

在劳动力方面,很多CSA农场都是小型的家庭农场,家庭成员耕作不计算劳动力。还有一些CSA农场雇佣劳动力,但是因为美国对于雇佣了劳动力有很严格的限制,比如医疗、保险、税等,所以,更多的CSA农场雇佣实习生。实习生计划是这些CSA农场很重要的项目,因为CSA理念中很重要的一方面就是社区与农民的联系,这些实习生给农场带来了新鲜的血液,同时将会把自己在农场所学到的东西带到自己的社区。实习生一般都在农场提供免费的住处和免费的食品,并会按周或者按月付工资。还有一些农场有工作份额,这就意味着每周这些份额成员需要工作一定的时间,而由此可以获得一定的价格折扣。有些CSA农场将工作份额安排在劳动力密集的植物上,比如摘豆角。

在经济方面,一些农场将自己的预算公开给份额成员,而更多的农场则不公开,那些公开预算的农场一般都将预算数目除以份额成员数得到份额价格。一些CSA农场根据产品的市场价格定价,将所有蔬菜的市场价格加总得到份额价格,还有一些农场根据产品的平均重量定价,然后决定每单位重量的产品的价格。还有一种定价方式是组合定价,因为有些蔬菜的工作量要高于其他蔬菜,所以找到一个标准单位,然后将每周蔬菜转化为这个标准单位。

1.4 食品
吃一份CSA的份额感觉就像是自己有一个小的菜园,但是需要很少的工作,因为你可以吃到很多种不同的蔬菜。对于CSA农民来说,在6到12个月内,每周都要提供很多种不同的产品,也是一种挑战。

首先,这意味着需要有不同种蔬菜的种植经验,这其中包括肥料经验、防治不同种病虫害的经验、不同蔬菜的储存和保鲜的经验等;其次,还需要统筹安排每种作物的种植时间和收获时间,因为不同的土壤温度和不同的天气条件决定每一种蔬菜的最优种植的时间以及是否能够在承诺的运送周期内保证每一周都有足够量的蔬菜份额,还要在种植前安排好每一垄地种什么,一垄地与一垄地如何相互搭配能够更合理的利用土地面积,同时也能够更好的利用阳光和水分。另外,还要安排好续种的时间,有些蔬菜可以在间隔几周后再种一垄,目的是保持持续而稳定的提供;再次,每周份额的重量、数量、品种、颜色搭配也需要在收获前有所计划;还有,在装箱之前,需要合理安排那些重量大、不怕压的蔬菜放在箱子底部(如洋白菜、甜菜、胡萝卜、洋葱等),而相对怕压的蔬菜放在箱子上部(如辣椒、绿叶蔬菜、茄子等)。

每一英亩的耕地对于CSA农场来说一般可以提供20个份额成员的份额。Tim Laird(1995)在他的研究中提到,当那些CSA农场有一定经验的时候,他们就会尝试减少为每一个份额种植的蔬菜所占有的耕地。当CSA农场的规模从3个到800个份额成员间变化时,每个水平的机械化程度都不同。增加机械化程度意味着减少每一份额的手工劳动,但是也减少了每一英亩土地的份额数量。最密集的农场依赖的大部分还是手工劳动。

1.5 社区支持农业Earthrise Farm份额成员调查分析
本次调查共发出问卷33份,回收有效问卷22份,问卷返回率66.7%。

21份问卷中,其中full shares 4个,half shares 13个,与其他家庭共享full share的2个家庭,与其他家庭共享half share的3个家庭。

这是第一年加入CSA的家庭有10个,第二年的有3个,3-5年7个,超过5年的2个。

在为什么要加入CSA的问题中,18个人认为“想要获得新鲜蔬菜”非常重要,21个人认为“本地化产品”非常重要,17个人认为“消费有机食品”非常重要,20个人认为“支持本地农民或农场”非常重要,10个人认为“社区观念”非常重要,8个人认为“减少食物包装”非常重要,12个人认为“健康原因”非常重要,16个人认为“环境意识”非常重要,3个人认为“方便”非常重要,7个人认为“之前的CSA经验”非常重要,6个人认为“尝试新的食品”非常重要,6个人认为“教育功能”非常重要,16个人认为“了解食品的种植地”非常重要,2个人认为“低廉价格的食品”非常重要。

在回答参与这个CSA的期待主要被哪些因素影响的问题时,9个人认为受到之前的CSA经验的影响,11个人认为受到农民发的宣传单的影响,3个人认为受到其他份额成员的影响,5个人认为受到其他媒体信息的影响,2个人认为受到朋友的影响,2个人认为没有期待。

在回答你从哪里了解到CSA时,7个人回答从做CSA的农民哪里了解到,8个人回答从朋友或者邻居那了解到,4个人回答从份额成员那了解到,5个人回答从家人那了解到,2个人回答从海报或者公共场所了解到,2个人回答从报纸、广播、电视等媒体了解到,4个人回答其他,1人从大学了解到,1人回答从网站上了解到,1人回答从书中了解的,1人从本地居民那了解到。

从农场到家的距离,平均距离为21.1英里,范围从1.5英里到50英里不等。

有9个份额成员从农场自取,13个人在取货点取。

除了到农场取蔬菜,有14个人回答没有拜访过农场,有9个人拜访农场1-4次。

在回答,因为参加了CSA,认为自己消费的数量和品种与以前相比有什么变化时,有19个人认为数量上增加了,19个认为品种增加了。

在蔬菜购买方面,CSA能够提供日常消费蔬菜数量的百分比,18个人认为为75%——99%,2个人认为为50%——74%,2个人认为为25%——49%。

如果CSA不能满足全部蔬菜需求,会从什么地方获取?20个人回答会从食品店获取,9个人回答会从农民市场购买,9个人回答自己种一部分,3个人回答从其他农场购买。

每周从CSA运送的蔬菜大概能使用多少,3个人回答全部,14个人回答75%——99%,4个人回答50%——74%,1个人回答10%——24%。

如果不能取蔬菜,会怎么做?6个人回答会让别人帮自己取,7个人回答会让别人取,并送给对方,1个人回答会捐赠,3个人回答其他,其中两人回答让与自己分享份额的那个家庭去取。

对于CSA经历,17人回答对产品的数量非常满意,21人回答对产品的质量非常满意,21人回答对蔬菜新鲜度非常满意,6人回答对品种非常满意,14回答对每周的简报非常满意,10人回答对取货点的方便程度非常满意,13人回答对运送的时间非常满意,6人回答对农场的社会或者社区活动非常满意,10人回答对与农民交流非常满意。

15人认为这个季节的CSA体验超过期待,5人认为与期待相同,1人没有期待。

对比今年收到的蔬菜份额,22个人认为价格正好。

17个人回答明年还会计划从这个农场购买CSA份额,2个人回答不会购买了,3个人回答不确定。

CSA农场的农民是否向你描述CSA可能有的风险?19人回答是,2人回答否。

在加入CSA之前是否了解这个内容?20个人回答是,2人回答否。

是否认为这一年你与农场分担了一部分风险?18人回答是,3人回答否。

在回答问卷的21人中,2个男性,20个女性。

年龄阶段:6个人在30——39岁之间,2人在40——49岁之间,5人在50——59岁之间,9人在60岁以上。

家中是否有蔬菜园,110人回答是,11人回答否。

是否在农场长大或者家中有菜园,18人回答是,4人回答否。

在加入CSA前是否吃有机食品,18人回答是,4人回答否。

是否素食主义者或者家中有素食主义者,3人回答是,19人回答否。

家庭中最高的受教育程度,14人回答研究生学历,4人回答某些学院或者科技学校,4人回答本科学历。

家中有多少成年人全职工作,11人回答2个人全职工作,6个人回答1人全职,5人回答没有全职工作。

工作领域为管理、建筑修理、教育、农业、健康、其他。

家庭年总收入2个家庭在25000以下,3个家庭在25000——49999,5个家庭在50000——74999,2个家庭在75000——99999,7个家庭在125000以上。

2、农民市场(Farmers’ Market)一代人以前,在美国平均每个超市大概有800种商品,今天每个超市都有30,000到40,000件食品,而且冬季也能看到很多夏季的蔬菜,而这些蔬菜可能来自于世界的每个角落。

在北美洲的家庭中,平均每种蔬菜都要经过1500到2500英里的旅行才能到达我们的餐桌上。据美国农业部估计,每一年,食品和农产品在美国境内旅行5560亿公里,这个数据还不包括从海外进口的农产品。美国的食品比20年前要多旅行25%。问题不在于这些数字,问题在于这些数字的背后告诉我们这些旅行消耗了多少能源。

农民市场(Farmers' Market)是美国食物本土化运动的一种,类似于中国的集贸市场或者说菜市场,这种形式,能够让农民和消费者双方获利,消费者能够买到本地种植、新鲜的农产品,还可以知道种植这些农产品的农民是谁;农民能够在农民市场上挣到较高的利润,因为很多地区有很多大的购买者或者连锁食品店购买者会到农民市场。同时,农民市场还能促进一种社区感,因为有的农民市场有一些简单的课程教给消费者如何保存食物、简单的种植技术。有一些市场还会邀请一些音乐家或者艺术家在市场中表演,让人们感觉我不只是在购买食品。

3、观光农业大部分的农民的销售方式都是将产品带到消费者需要的地方进行销售,而观光农业或者叫旅游农业是将消费者带到农场,通过欣赏、娱乐或者参与劳动,而促进购买同时还起到教育的作用。

在城市生活的居民,很多都没有农村生活的背景,而且在城市生活的节奏非常快,因此乡村地区的自然风光对于很多城市居民有很大的新鲜感,农场无疑是一个很好的休闲和放松的地方。

农场可以通过多种不同的参与形式将消费者与农场和农场的产品联系起来,并且通过消费者亲身实践的机会让消费者了解更多关于食物的知识。观光旅游农业无疑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教育机会。



--------------------------------------------------------------------------------

[1] Robyn Van En将CSA理念从日本带回美国并建立了第一个CSA农场Indian Line Farm。

[2] From Asparagus to Zucchini Madison(WI) Area 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 Coalition, John Hendrickson, 2007

[3] Sharing the Harvest: A Guide to Community-Supported Agriculture, Elizabeth Henderson with Robyn Van En, 1999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小黑屋|小毛驴市民农园 Little Donkey Farm 社区农园 ( 京ICP备13033115号-1 )

GMT+8, 2019-2-16 21:22 , Processed in 0.016695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