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毛驴市民农园 - 社区支持农业 | Little Donkey Farm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9213|回复: 2

印度农民的有机农业技术、组织及制度创新及对我国的启示

  [复制链接]
cici 发表于 2010-7-22 17:51: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摘要:本文通过对印度卡纳塔卡邦的田野调查,重点对发端于农民中的印度有机农业运动从理念、技术、制度等方面进行了探讨,由于印度与我国同样具有悠久的农业文明史又均经历着现代化话语体系下化学农业对环境转嫁负外部性的过程,因此,印度的经验对我国的有机农业发展有着很强的启示作用。

关键词:印度 有机农业 组织和制度创新

一、印度有机农业运动背景

印度与中国同样有着几千年的农业耕作历史,但随着殖民化、工业化的进程,发达国家的农业公司以“绿色革命”的方式,向印度推进依赖石油的农业体系,并造成其后的路径依赖。虽然,印度被英国殖民之前200年中,印度年人均谷物消费量不足200Kg[1],这被不了解印度食品传统“种植和分享”文化的殖民者意识形态化的认为印度人处于“饥饿”,因此鼓吹并强加给印度[2]一套高成本的灌溉、施肥、杀虫的农耕体系,高成本的农业体系依赖于极高的外部投入,农药和化肥这些石油化工产品的原材料需要进口,其中,包括约40%的氮肥、97%的磷肥和100%的钾肥[3],而由于化肥的溶解和吸收需要水,于是就需要高投资的人工灌溉系统,造成了对河流生态的破坏;农业大机械的使用,也迫使农民不得不使用破坏土壤的单一化、规模化种植方式。

在绿色革命中,有如下几个事实:第一,小麦的产量的提高超乎预期;第二,高产品种、高浓度化肥及灌溉等新科技的出现;第三,1960年代末农业受益于小麦最低保障价格;第四,无论农民是否使用这些科技,都期待更好的耕作技术和生活水平。

但是,尽管小麦的产量非常高,可是水稻的产量却与之前产量几乎一样,1964-1965年和1968-1969年,水稻的农业增长的基本指标都没有变化。而对应小麦的种植面积、产量和生产率提高了19%、52%和28%。在印度的传统小麦主产区Punjab,在播种的小麦的土地面积中80%都种植了“奇迹”小麦品种,管井的数量从7000口增加到了12,000口,在四年内施用了三倍的化肥。推动这些创新品种的机构分别是:福特基金会,新的一揽子农业实践的先锋和示范者;洛克菲勒基金会[4],研究出了墨西哥“矮子”品种小麦,这也是印度小麦革命的基础;Punjab农业大学,很快成为新技术传播中心;中央和地方办事处提供了提高生产率必须的投入。但是,小麦占总面积的15%,而水稻则占31%,水稻生产在决定农业增长是最重要的。水稻的性状更复杂,对环境要求更好,更容易受病虫害影响[5]与独立前相比印度农业在1949—1971年间无疑呈现出增长的趋势但在绿色革命以后的时期(1967-68年度以来增长率却趋于下降非粮食作物产量(增长率)下降的程度比粮食作物更为剧烈[6]

这一套通过绿色革命推动的农业体系虽然提高了产量,但由于这些方式的高投入及特殊品种的针对性,事实上并没有太多的改变印度人的“饥饿”[7],而生产化肥和农药的公司却获得了巨大的利润,这些农业化学品的生产原料曾在战争中广泛用于生产炸药和神经毒药,如硝铵等,当战争结束后,原来以硝铵为原料生产炸药的工厂摇身一变成为化肥厂商。另一方面,印度的农业体系在这一期间经历了三个阶段的变革:1952-65年,国家农业研究系统的发展。在此期间,印度政府与美国国际发展办事处(USAID)、福特基金会、洛克菲勒基金会共同建立了很多农业大学和研究中心;1962-67年,根据高产作物品种(HIV)需求,引起了印度政府机构的改革,并建立了一系列农业研究所和商业委员会,高产作物在1965-66年种植季节在全国推广;1965-75年,高产作物的产量增加直至1975年,之后产量变化呈现S型[8]

越来越多的农民因为无法承担这样一个高成本的农业体系,1966年以来,印度在农业中的各种现代投入逐年迅速增长。据统计, 1966年至1978年,印度在农业中就化肥、农药、柴油和电力等的资本投入,每年的递增率就达10%;相比之下,其传统投入每年仅增长1% 。至1976一l977年度,现代投入已占农业总产值的10.84%[9]

当绿色革命所带来的产量提高已经接近瓶颈时,基因革命又再次将农业生产带入了一个不确定领域。制度成本的承担者与制度收益的享有者极其不对称,农民需要更多的依赖银行、外部种子、农业公司、推广中心、大型设备、大学科研人员而生存,也因此导致每年数以千计的农民因无法维持生计自杀。于是,在有着比中国更强烈的所谓“现代”与“落后”农业体系对比的印度,以出口为导向的政府和公司主导的有机农业和发端于印度农民的有机农业运动同时出现。

二、印度农民有机运动的几个主要内容


(一)核心原则

印度农民有机耕作的核心原则就是模仿森林生态系统。在自然界中,森林可以自己管理、生产、储存、提供全部的养分。人类并不能创造自然的森林,只能在15年左右的时间里模仿形成人工的森林系统。因此,有机耕作的技术基本都是通过模仿森林系统完成的。例如:通过模仿森林的覆盖系统,使用草对土地覆盖,保护土壤免于太阳直射、确保地下有益的微生物的存在;重视虫子的培育,本土品种的蚯蚓和微生物有利于土壤中的生物群落的增加;长期使用农药、化肥的结果,造成硝酸盐、亚硝酸盐、氯、钾在水中的富集,这种污染已经被证明与人的高铁血红蛋白症[10]、孕妇流产高度相关,通过在井边种植根扎的较深的植物,通过6-7年的时间可以修复已经被化学品污染的水源。

(二)核心技术

第一,土壤和水的保持;第二,面对昆虫、草和植物疾病;第三,收集和使用有机种子。

(三)核心理念

有机农业是以生物的多样性为基础,由于长期使用化学品,土壤中的碳含量减少,土壤的保水能力也降低,因此,有机耕作技术核心就是构建土壤,理解植物自身的防御机制,种植固氮植物[11],制作堆肥[12],使用绿肥,形成天敌,在天敌系统(蜥蜴、青蛙、鸟、昆虫、蜘蛛)形成之前,种植味苦、臭味、有毒、多汁,不被牛羊所吃的药草植物。

三、与有机农业紧密相连的文化和信仰

在卡纳塔卡绑一周多的田野调查使我感觉到,发端于农民中的有机农业与被认为是产业的、以出口到发达国家为导向的、被农业公司推动有机农业是不同的。在推动有机农业运动的印度有机农民心中,更多的不是将有机农业作为一个生产农产品的产业,而是将有机农业与印度农民的文化、宗教、信仰与生计紧密的结合。

印度有机农业之父Dr K Narayan Reddy告诉我们:土壤是活的有机体,土壤是有生命的,施肥不是为了让植物更好的生长,而是为了供给土地的所需营养。他把土地看做他的上帝。他说,农民种植食品先要为自己家人的健康着想,不要跟随金钱,当你真正这么做到这一点了,钱自然就会跟着你来[13]。给土壤施化肥、给植物喷农药就像笨小孩给妈妈喝毒药,然后再喝母亲的奶一样。

就我调查中访谈过的有机农民多数转变为有机耕作的原因是出于内心对有机农业的需求,对于土地的感情,或者受到某些有机农民精神的带动,而出于有机农业可以带来更高收入而转变种植方式的人并不多。

四、简单、低投入的有机耕作原则

印度有机农民告诉我们:别在乎那些被公司利用的有机概念,有机应该就是中印两国农民几千年农耕历史所遵循的原则,不要被那些高成本认证所蒙蔽,那条高成本的路不是农民所应该遵循的,不管是有机还是其他说法,农民不要让某些希望从中获取利益的人得逞。有机农业耕作是非常简单的并且是自然友好型的。很多人通过创造特殊的技术和如此之多的规则和制度来让有机农业变的复杂,是希望从中获利,但是有机产品并不应该只成为一个出口的产品,而应该是服务大多数人的公共产品,只有简单的才是大众的,也因此有机农业应该尽可能的简单而使之可持续。

其实,有机=保护=简单=可持续=循环的,与自然密切结合。

第一,简单的耕作技术与自然相合一:不要让有机耕作变得复杂或者单一化,减少外界的生物体和有机体(生物肥料、外国引进的蚯蚓等),外部的种子(杂交的、转基因的)以及严格认证的规章制度。有机耕作就是通过理解自然(土壤、水、气候)、理解本地动植物(谷物、动物)、理解本地居民(合作、共存)的方式来生产;

第二,生产的基础是好的肥料:准备和施用好的肥料,肥料不仅仅是平衡土壤中的个别元素,更重要的是让土壤中的有机体收益,给他们提供食品和水分,这些有机体是土壤健康的重要元素。一个健康的植物只有可能通过健康的土壤来获取;

第三,有机种子:改善种子的质量,从本地的品种着手,通过有机的方式生产并储存种子,有机种子易于抗虫并且对有机肥料反映灵敏;

第四,从开始就收获:有机农业并不等同于不施用农药、化肥的农业,一般情况下人们认为有机农业的产量低,以及一些研究显示的有机农业产量低,都是因为他们将常规农业与不施用农药化肥的农业相比较,而不是与有机农业相比较。如果在转型期很好的使用了虫粪、绿肥、老树下的土壤等有机耕作方式,是可以有效的维持产量的;

第五,防虫:轮作、间作,种植防虫植物,为鸟儿搭建避难所、喷洒牛尿等;

第六,最重要的是多样化:除了生产食品的植物外,农场还要保持很多重要的元素,比如树木、鸟类、藤类、鱼、动物等。比如搭架子种藤类植物,下边可以种喜阴植物,同时可以得到双重的收益。可以在树下种姜,在藤下种叶类植物,先挣到叶类菜的钱,后挣到瓜的钱;

第七,反复的试验:每个农场都有自己的独特之处,要通过很多年的不同方式的试验才能够得知哪一种方式最适合自己,也就是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因事制宜。要通过产量来判断土壤肥力,而不要仅仅根据氮磷钾三种元素含量来判断。

五、低成本的有机农民认证小组

由于现有的有机认证系统成本高,而且对农田地块环境要求很高,因此,这样的认证方式并不适用于在分散的农户中推广。而参与式监督的认证方式,充分运用了农村中“熟人社会”的社会资本,并在印度小农中普遍推广。

参与式保障系统[14]:本地的农民小组管理农场的评估,并且保障相互监督,来确保每个人都遵循标准和规则。这种评估方法最适合农村社区、村庄以及由NGO组织的观察小组。

第三方评估:在第三方系统中,经过培训并且有经验的有机农夫将作为第三方评估农场,并且向联合会提交他们的独立报告。这种类型农场的审查适合个人农场、小的或者大的农场,特别是没有组织活动的地区。

六、Mallapus村庄案例调查

据印度有机农业协会的主席D.D.Bharamagoudra说,在卡纳塔卡邦,拜访任何一个村庄,都会找到至少一个好的有机农民。

调研期间,我在KVK[15]的帮助下到Gadag地区一个村庄Mallapus调查,这个村庄有6000人,约有50个有机耕作的农民,是这个地区有机农民最多的村子之一。我访谈了两个有机耕作的农民,一个是58岁的RAJAKUMAS. S. DANASADDI,一个是32岁的PRAKSH. C. DANASADELI。他们认为有机农业等于投入为零,不用农药化肥,自己保留种子,不使用杂交种子。其中年长的一位RAJAKUMAS. S. DANASADDI是村中第一个有机耕作的农民,他从1985年就开始有机耕种,出于对化肥对地力破坏的考虑,他拥有50英亩土地,一般雇佣4个劳动力,收获时会请更多的劳动力。现在主要种植花生、葱、辣椒和向日葵、小麦。他说有机种植前三年收成比转型前低一些,但三年后就恢复到了正常水平。开始时,他的产品就卖到普通市场,因为质量好,价格稍高,收入也还稍微高一点。后来,出现了一些有机食品店后,他将他的产品销售到这些商店,收入比以前提高了一些。同时,他还是这个村庄的村长,在村中有比较高的威信,也带动了一些人改变种植方式。

第二个年轻人PRAKSH. C. DANASADELI,他一共有25英亩土地,现在在经营着12英亩有机转型的葡萄园,已经两年了,第三年就可以进行有机认证了。这之前地里都种植玉米,使用化肥量一般为每英亩一袋,每袋大概为50千克,约为500卢比。收获2-2.5吨的玉米,收入约为每英亩20,000卢比。转变为有机耕作的原因是受到一个人演讲的影响,受到精神上的感召。现在为葡萄的投资约为每英亩18万卢比,包括所有的投入。据说未来将在附近市区建立一个有机市场,到时候就可以卖到高于市场价格50%。现在其他种植玉米的地也已经完全转变为有机耕作,每英亩产量为8-10吨,收入约为160,000卢比,接近20,000卢比,比以前稍微少一些。但他说有机农业应该是多样化种植,种葡萄同时可以在葡萄间间种葱和绿叶蔬菜,在收获葡萄前就可以收获绿叶蔬菜,收入与原来基本相当。他主要使用牛粪、尿、泥、红糖、水、豆类种子粉混合发酵而成的液体施肥。

现在村中较其他邻村劳动力紧张,一般都雇佣外村的劳动力,劳动力价格约为100卢比/天。村中没有浇灌设备和灌溉设施。获得有机农业相关知识是通过每年KVK组织的1-2次农民培训。这也说明有机农业将使用更多的劳动力。

当然,印度农民的有机农业运动也并不是仅针对农业本身,有机农业问题也不只是农业的问题,而是和农村、农民紧密相关的,这也让我们看到,在任何国家,只要生产力三要素净流出,就必然发生“三农”问题,出现农业的化学化、劳动力的转移以及农村的衰败。

七、对我国发展有机农业的启示

中国有四千多年的农耕文明,历史上传统的“粮猪型”小农家庭内部化以农业为主的综合生产,农户种田兼养禽畜的同时开展家庭工副业,由于其生产过程与自然合一.本来就是“种养结合”生态化的有机农业模式。因此,有机农业在中国的发展首先要紧紧依靠中国传统小农的生产优势。其次,可以借鉴印度有机农民认证小组的组织创新。其内涵是提高农民组织化程度,在此基础上提供自我认证和相互认证,节约认证费用,并承接外部的政府或NGO资源,通过这些外部资源获得销售渠道和培训等机会。家庭承包责任制给农业生产带来正向激励的同时也引发了负面效益。原有的农村集体组织随着家庭承包责任制的推行而瓦解,降低了农民在农业生产和农产品市场中的组织程度。单家独户搞有机农业困难重重,周围的化学生产方式会对其产生影响。


农户结成合作社,通过土地置换,在连成片的土地上进行有机农业种植。农户在生产环节进行组织还需要资金的支持,因为从化学农业转向有机农业的需要一定的时间,期间的农业风险需要外部力量的分担。农民个体从金融组织获取金融服务仍然比较困难,一亩三分地难以成为银行的贷款抵押物。因此,还得依靠农户自有组织从中提供中介服务,或者发展农户的资金互助组织。农户提高了组织程度,就在一定程度上增强了进入流通环节的谈判能力。笔者曾对生猪供给市场进行分析,小农逐渐退出生猪供给市场的一个重要原因即是组织程度低导致的市场信息获取能力和市场议价能力低,进而导致养殖收益低。因此,有组织地进入市场才能保证优质的有机农业产品得到更高的市场价格。

参考文献:

[1]
黄正多、李燕.印度农业现代化的技术性选择[J].南亚研究季刊,20084期;

[2]
杨帅、温铁军.发展生态农业的国际经验及本土试验[J].环境保护,20088A);

[3]
查托巴德亚.印度农业:失败的绿色革命[J].南亚译丛,19852P9

[4]
Claude Alvares:The Organic Farming Sourcebook,Other Indian Press,2009

[5]
Manohar Parchurerganic farming a complete solution to the agricultural crisis in India, working paper,2008

[6]
Wolf Ladejinsky: Ironies of India's Green Revolution, Foreign Affairs, Vol. 48, No. 4 (Jul., 1970), pp. 758-768



[1] Claude Alvares:The Organic Farming Sourcebook,Other Indian Press,2009


[2] 印度土地资源的稀缺是相对于工业尤其是制造业发展落后而导致的积压在农村的庞大人口而言的稀缺,实际上印度的耕地面积达到1.7亿公顷,居亚洲第一。在11.12亿的总人口中,农业人口占印度总人口的72%。人均耕地面积只有0.17公顷,约为我国的两倍。此外在经历了长达40年的“土地改革”以后,印度的土地占有状况并未发生根本性变化,土地所有权仍集中在少数人手里。据印度官方抽样调查(19851986年度),占农户总数1.3%的最富的大农拥有14%的土地,23%的农户是佃农与半自耕农的混合,而占总数50%的最穷的小农只拥有1%的土地。不仅如此,一些小农和“边际农”(耕种土地不足半公顷)还不断丧失其土地而不得不加入无地农民的队伍。目前,无地农占全国人口的35%。印度农业主要以个体农户为经营单位,平均经营的土地规模为1.68公顷(19851986年度),但占农户总数的578 的边际农户的平均规模只有0.39公顷。


[3] Manohar Parchure:Organic Farming A complete solution to the agricultural crisis in India, working paper,2008.


[4] The Rockefeller Foundation’s leadership in funding agronomic research(1943, joined by Ford in 1959) exponentially improved the production and quality of grains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the “Green Revolution”).


[5] Wolf Ladejinsky: Ironies of India's Green Revolution, Foreign Affairs, Vol. 48, No. 4 (Jul., 1970), pp. 758-768


[6] 查托巴德亚.印度农业:失败的绿色革命[J].南亚译丛,19852P9


[7]
1990
年印度人均谷物的消费量约为180kg,低于英国政府1880年规定的最低饥饿线,如果加上鱼和肉的消费,年人均约为7.5kg,再加上年人均20.5kg的土豆消费,总量也仅仅超过200kg一点。


[8]
Govindan Parayil :The Green Revolution in India: A Case Study of Technological ChangeTechnology and Culture, Vol. 33, No. 4 (Oct., 1992), pp. 737-756


[9] 黄正多、李燕.印度农业现代化的技术性选择[J].南亚研究季刊,20084期。


[10]
高铁血红蛋白血症(methemoglobinemia)是一组比较少见的代谢性疾病,其特点为红细胞中高铁血红蛋白的含量超过正常以致发生紫绀。正常氧合与脱氧血红蛋白含二价铁,才能起到转运氧的作用,若血红蛋白中的二价铁氧化成三价铁,则失去转运氧的作用,血液呈巧克力颜色。


[11] 现有12000种固氮植物,其中有一年生、两年生、多年生的,包括药草、藤类植物、匍匐植物、灌木和树。


[12] 一种很有名的自制肥料Panchagavya,由与牛相关的五种成分组成:牛尿、牛粪、牛奶、牛油、凝乳。可以保护植物、土壤微生物来提高植物产量。


[13] Don't follow money,grow food for your family,then,money will follow you!


[14]
认证标准之一:在多于50厘米降雨的地区,在0-20厘米深度的土壤中,自然的蚯蚓的数量为150/平方米;每公顷15-20棵树,其中3-4种防虫植物。在普通田里有蜻蜓、瓢虫,在水稻田里有青蛙、鸭子、鱼;每公顷4-5头牛,可获取堆肥、虫粪肥、生物燃料植物;在多于50厘米降雨的地区,浅层土的有机质含量大于1%,深层土的有机质含量大于2%。

[14] KVK是一个在印度农村地区的非政府组织,致力于农民培训、有机农业、合作组织及合作金融。


sunlinfarm 发表于 2010-8-10 07:45:01 | 显示全部楼层
认拜读了石博士的大作,有所启发。
wuning11 发表于 2012-5-15 21:51:24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没事来逛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小黑屋|小毛驴市民农园 Little Donkey Farm 社区农园 ( 京ICP备13033115号-1 )

GMT+8, 2019-10-23 10:45 , Processed in 0.020157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